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不要让女生一个人带孩子,不然对孩子不好


父母的陪伴,对一个人的成长有重要影响。儿童的社会情感建立,需要由家长的陪伴来驱动。这其中,除了妈妈之外,父亲的陪伴也很重要。
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一个父亲能经常陪孩子玩,和孩子多互动,那么孩子的社交能力会更强。
这项由俄亥俄州立大学(Ohio State University)研究人员进行的研究,着眼于父子关系对儿童社会情感建立的影响。研究结果发表在家庭心理学杂志(Journal of Family Psychology),文章标题为”Transactional relations between father involvement and preschoolers' socioemotional adjustment”,中文可译为《父亲参与和学龄前儿童社会情感转变之间的相互作用关系》。
目前,关于亲子间的相互作用,很少有对父亲与孩子关系的研究。
为了解决这些局限性,基于对父亲参与学龄前儿童的两个重要领域(即玩耍和照顾)的这项研究旨在探究父亲参与两个不同领域的程度与孩子行为之间的关系。

这项研究是由112个家庭参与的一项为期 1 年的纵向研究。这112个家庭样本均由母亲、父亲和4岁孩子组成。
这些家庭母亲平均年龄是36岁,父亲平均年龄是39岁。
由家长带着孩子在相隔1年的时间点(分别计为时间点1和时间点2)参观实验室。每次来访的前两周,都会完成问卷调查,由母亲完成有关儿童行为问题的问卷调查,由父亲们完成关于他们参与度的问卷调查。
涉及父母和焦点儿童有个三方交互任务,在第二次访问实验室时会被录像,以便评估父母养育行为。

研究主要测试内容包括:
1、对父亲参与情况即玩耍和照顾的调查:使用早期启蒙研究和评估研究中的 13 个项目(Cabrera 等人,2004 年),测量了父亲们在两个时间点参与焦点儿童玩耍活动(例如,“带他/她玩,骑在你的肩膀上或背上”等六个项目),以及参与焦点儿童的照顾活动(例如,“帮他/她穿好衣服”等七个项目) 的频率。使用结构方程模型 (SEM) 分析这种双因素结构,评价父亲的参与度。
2、对共同抚养行为的调查:在来实验室访问的时间点2,每个家庭一起玩棋盘游戏15分钟,完成智力游戏 5 分钟(参考 Jia & Schoppe Sullivan, 2011年)。两个受过训练的编码员每个人被随机分配到一半的家庭参与互动。
这20 分钟的家庭互动参考 Schoppe,Mangelsdorf和Frosch 2001年证实过的研究,被编码为八种共同养育行为,包括愉悦、温暖、合作、互动性、不快感、冷漠、愤怒和竞争。
这些行为被转换并形成一个综合支持性共同抚养分数,分数越高,表明父母共同养育支持性行为水平越高,破坏性行为水平越低。
3、儿童的转变:在受试的两个时间点,由母亲填写儿童行为清单(Achenbach & Rescorla, 2000)调查儿童外化行为(如愤怒、攻击性等)和内化行为(如焦虑、与团体隔离等)。
儿童在前后两个时间点的外化和内化行为,以及社交能力(如协商解决与其他儿童发生冲突的办法等)也由老师或者儿童看护人填写行为评价量表(LaFreniere & Dumas, 1996)进行度量。母亲和老师的报告是平行、独立的。
4、变量的控制:由于母亲的参与和父亲的参与并不是独立的(Pleck & Hofferth, 2008)。因此,在时间点1对母亲与目标儿童进行的活动包括参与玩耍和照顾,都采用相同措施进行控制,同时也控制了父母年龄、家庭规模、父母教育、家庭收入、儿童性别和家庭收入状况等协变量。
随后研究人员将这项描述性统计量进行汇总并进行相关性分析。研究结果发现在玩耍和照顾中父亲参与,和儿童转变之间的关联是互惠的。
父亲参与玩耍可以保护孩子免受难题的困扰,促进儿童的社交能力,尤其是当父母有支持性的共同抚养关系时,这种促进更明显。而与父亲减少玩耍的孩子,会被老师感知到有更高的内化行为。
此外,研究发现被父亲照顾的孩子,会表现出更多的互动。
通过进一步测试,研究人员发现,孩子外化和内化的行为(被他们的母亲认为),更能唤起父亲更多地参与孩子的照顾活动。
这项研究表明在玩耍和照顾领域父亲的参与,和孩子行为之间存在相互关联,并受到支持性共同养育行为的调节。

这对于理解父子关系并在共同养育行为框架里,通过父亲的参与对儿童成长相关问题进行干预具有重要意义。
这项研究提醒,当一个好爸爸,要多陪孩子玩耍,多照顾孩子!


参考资料:
Jia, Rongfang; Kotila, Letitia E.; Schoppe-Sullivan, Sarah J. (2012). Transactional relations between father involvement and preschoolers' socioemotional adjustment.. Journal of Family Psychology, 26(6), 848–857. doi:10.1037/a0030245


来源:国际科学
作者:四叶草

国内首家一流的婚姻家庭咨询师交流服务咨询平台
恪守:中立 专业 公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