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当我们在谈论“离婚冷静期”,我们究竟在谈论什么?

2020年12月4日,民政部发布正式文件,对婚姻登记机关落实“协议离婚”冷静期的具体程序有了明确规定。根据政策,自2021年1月1日起,夫妻双方自愿申请协议离婚的,需经过30日冷静期,期间任何一方不愿意,即可撤回离婚申请。自离婚冷静期届满后30日内,双方必须要共同到婚姻登记机关申领离婚证。这一阶段也被视为抉择期。相当于,协议离婚的周期从以前的当场登记发证,延长了2个月的周期。

围绕“离婚冷静期”的争议,从2018年新版《民法典》草案初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开始,已经进行过数轮。新《民法典》于2020年5月28日正式通过,在第1077条中新增“离婚冷静期”制度,当时就引发热议。在“靴子”落地已经半年后,民政部的这纸文件再次让“离婚冷静期”登上热搜。实际上,在最新一轮讨论中,正反两方的观点并没有太大变化,但更值得探讨的是,为何人们对此仍然异常关注?当我们在谈论“离婚冷静期”,我们究竟在谈论什么?


冲动离婚的数据谜题



“离婚冷静期”在《民法典》草案审议阶段,相关的讨论就很激烈。

支持者认为,实践中,由于离婚登记手续过于简便,轻率离婚的现象增多,不利于家庭稳定,因此需要设置一个月的离婚冷静期。还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提出,“1个月够不够?是否冷静期再长一点?”反对者则指出,离婚现象增多的原因很复杂,手续简便并不是最主要的。

“设立离婚冷静期经过了相关方面长时期慎重的考虑,”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孙宪忠这样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道。

他表示,制定任何一个法律都要有问题意识,必须清楚这条法律是要解决什么问题,其中,哪些问题是典型情形,哪些是例外情形,这两种情形在立法时都要考虑进去。在“离婚冷静期”中的典型情形,就是近几年突出的“闪婚闪离”现象,通过设置1个月的冷静期给离婚当事人增加一个“门槛”,让那些对婚姻权利和义务缺乏认识的当事人,有一段冷静思考、妥善抉择的时间。

他还透露,在“离婚冷静期”时间设置上,当初也有3个月和6个月的提法,后来经过商议后定为1个月时间。“1个月时间并不长,对一般人来讲是能够让他冷静下来,思考自己,观察对方,最后作出正确抉择的,”他说。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律工作委员会立法专家委员会专家顾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立新进一步指出,两个人真正想离婚,是没有办法冷静的。离婚冷静期的设立,是让“可离可不离”的人再思考一下,并不是限制离婚,也不侵犯离婚的自由。

但“可离可不离”的群体在全部离婚人群中究竟占了多大比例?无论是人大还是民政部都没有给出明确的统计数字。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就《民法典》草案说明时曾表示,实践中轻率离婚的现象增多,不利于婚姻家庭的稳定。根据2019年民政事业发展统计公报,自2015年以来,离婚率已经从2.8‰持续上涨至3.4‰。在另外一些公开场合,民政部给出的说法是,2019年,中国登记离婚达415.4万对,其中不乏轻率离婚、冲动离婚现象。但这些数据中,只有对离婚率的整体统计,在提及冲动离婚时,使用的表达是“增多、不乏”等泛指。

此前,全国人大代表、《芈月传》作者蒋胜男在一次采访时提到的一个数字曾被广泛征引。她指出,设立“离婚冷静期”的初衷本是为了避免当事人轻率、冲动离婚,维护家庭稳定,但《2016年中国婚恋调查报告》的数据显示,“闪婚闪离”的人不足5%。《中国新闻周刊》搜索网络时并没有找到这一数据的出处。与此同时,孙宪忠在一次采访时也引用了5%这个数据,他表示,闪婚闪离、草率结婚离婚的占到5%就不是少数。

多次对陕西离婚案件进行过统计分析的北京市盈科(西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她日常接触的情况看,冲动离婚的比例实际上非常低,大多数决定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的夫妻,基本上已经经过了非常久的考虑、谈判与博弈。

盈科律师事务所全国婚姻家事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杜芹则有不同的观察。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选择来到律所咨询这一点,实际上已经过滤掉一部分可以自己解决问题的夫妻,最后来找律师的夫妻基本上都有一些难以调和的矛盾,但即使在这部分群体中,也有约10%左右是冲动离婚。“有些客户一审诉讼都要打完了,打了一年了,突然又撤诉,这种情况也有。”

但是,“到底有多少人是因为冲动而离婚,有多少人是因为真正想离婚而去结束这段婚姻,”婚姻家事法律专家、北京家理律师事务所主任易轶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对这些不同的情形,立法者并没有进行有说服力的调研工作。

在她看来,可能连立法者都没有考虑清楚,离婚冷静期到底让我们冷静什么,是针对什么事情去冷静,或者什么样的人在离婚时应该设置冷静期。比如,如果对未成年子女的抚养问题没有达成一致,可以设置冷静期或过渡期,让一个三口之家过渡到独立的两家之后,看看这种离婚后的生活是否就是夫妻双方想要的?或者对协议的某一个条文设置冷静期,让夫妻双方在一段时间内再次确认协议是否可以履行和落地。

她指出,目前,在冷静期内如何冷静,还没有具体可行的措施和明晰的判断标准。在协议离婚中会有很多复杂的情况,尤其在一方想离,另一方不想离时,关于财产和抚养权的博弈,拖的时间越长,会导致原本离婚意愿更强烈的一方不断让步。

“所以,是否真的需要这样一刀切?“她反问。“给我的感觉是,设置冷静期就是单纯为了降低离婚率,没有去考虑现实层面的离婚时间成本和诉讼成本到底有多少。”

杨立新也指出,“离婚冷静期”设立的目的之一,确实是为了解决离婚率逐年增加的问题。


“不离婚”的价值导向



近年来,在多个和婚姻有关的政策调整背后,降低离婚率是一个终极目标。与之相呼应,无论是协议离婚,还是诉讼离婚,“维护家庭和谐”都是一种主流价值观。

事实上,引发多轮争议的“离婚冷静期”并非是中国第一个“冷静期”。早在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开启的家事审判改革中,就提出在诉讼离婚中设置“冷静期”,理由和协议离婚冷静期一样,同样是为了减少冲动离婚。在试点的两年内,云南、黑龙江、四川、山东、陕西、河南等省的约100个基层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都对此展开了探索,离婚冷静期的时限大多设置为3-6个月。

对于家事审判改革的目标,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一次会议上表达得十分清晰。他强调,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要充分发挥家事审判职能作用,维护家庭和谐,妥善化解家事矛盾纠纷,保障未成年人、妇女和老年人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大局稳定。

家事案件历来在民事诉讼程序中以调解优先,但改革对此又进行了强化。最高人民法院打出的口号是“积极拯救危机中的婚姻”。2018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的意见(试行)》,规定在诉讼离婚中,可以设置不超过3个月的冷静期。在冷静期内,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案件情况开展调解、家事调查、心理疏导等工作。冷静期结束,人民法院应通知双方当事人。”

但易轶认为,在诉讼离婚中设置冷静期没有意义,原本诉讼离婚的程序就已经很繁琐,耗时很久。当事人去法院立案,立案庭会将案卷转到“庭前调解中心”进行诉前调解,大约要1个月,调解不成,案卷移回立案庭,立案庭再将案件分配给法官,进入正式诉讼程序,又要持续3-6个月。“双方有足够的时间冷静了,不需要更多了,”她说。

杜芹也指出,除非家暴等特殊情况,大多数情况下第一次离婚起诉法院都不会判离,法律规定首次和二次起诉之间至少间隔6个月,等二次起诉后所有程序再重复一遍,前后算下来至少有一年半,战线拉得非常长。到此时,夫妻双方已经非常焦虑,冷静期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雪上加霜,毫无意义。而且,走到诉讼这一步的夫妻基本上都经过了法律咨询,已经是理性决定后的选择,冲动离婚的情况毕竟占比很小。因此,诉讼冷静期再四川、广东等地实践了几个月后发现,当地的离婚率并没有降低。

从诉讼离婚冷静期到协议离婚冷静期,可以看到政府等相关部门为了减少离婚、维护家庭单位稳定而付出的努力。多位婚姻家事律师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减少离婚并不意味着该离的婚不离,但基层法院在理解上级政策时往往会出现矫枉过正或僵化执行的情况,很多法院为了不出错就粗暴判案,能不离就不离,甚至在一些有明显家暴证据的案件中也是如此。


在陕西子洲县的一起离婚诉讼中,作为原告的妻子申某某控告丈夫经常对其无端殴打,有严重的家庭暴力行为,且整个家庭的花销基本上都是由她一人打工维持。更为严重的是,丈夫还有吸毒行为,多次被采取强制戒毒,诉讼期间,正在某戒毒所戒毒。因为丈夫吸毒,他们已经分居三年之久。

根据法律,这是一起应当判离的典型案例,但最后法院仍然拒绝判离。判决书指出:“本案中,如原告再能给被告一次改正的机会,也许是被告戒掉毒品的莫大动力。德国伟大诗人歌德说过,一个人从错误中醒来,就会以新的力量走向真理。如现判决原、被告离婚,对被告无疑是雪上加霜,也许他会自暴自弃,毁掉自己的一生。”

多位受访律师感觉到,从2016年以来,法院对诉讼离婚的判决越来越保守,以前虽然首次起诉一般不判离,但二次起诉判离的概率还比较大,但现在经常都要进行到第三次、甚至是第四次起诉才有可能。根据北京家理律师事务所发布的2019年《婚姻家事法律服务行业白皮书》,江苏部分法院明确表示,在对方不同意离婚的情况下,需要第三次起诉才能判决离婚,北京部分法院虽然没有明确规定,但是司法实践中也有此倾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离婚纠纷”的司法大数据显示,在2014年1月—2016年9月期间,在全国所有离婚纠纷案件中,63%的判决结果为当事人双方继续维持婚姻关系,而到了2016年-2017年,这一数字上升到了65.81%。相当于,10件离婚诉讼中至少有6件不给判离。

诉讼离婚在变得越来越难。据统计,2015年以来,诉讼离婚的数量逐年下降。2018年,446.1万对夫妻选择离婚,其中有381.2万对夫妻选择协议离婚,占比达到85.5%。而在2012年,协议离婚数量只有242.3万。

新版《民法典》出台后,在诉讼离婚的程序上有所改进,新增条款:经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双方又分居满一年,一方再次提起离婚诉讼的,应当准予离婚。

但如何界定“分居”又一直是一个难点。张莹表示,目前法律对“分居”没有明确的规定,是指分开居住,还是在某些情况下,比如,由于孩子要高考,或过年时为了满足长辈的意愿,夫妻双方又不得不住在同一屋檐下住的不同房间。实际上,“分居”很难取证,除非一方一直在国外,或夫妻双方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我们过去办了这么多离婚案子,要认定分居难度很大,”她说。此外,在法律适用上,“满一年”的时限如何划定,也带来很多问题。

易秩进一步指出,现有的法律虽然给出了五种法定判离的理由即客观标准,但还有一个前提,就是“感情已破裂”,这是一个主观标准。在实践层面,法官经常会以“夫妻感情还没有完全破裂”这种理由来不适用重婚、家暴、吸毒等客观标准。

也因此,在离婚诉讼案件中,同质的案件在不同地方却有截然不同的判决,因为对主观标准的适用更加频繁,以致于法官的自由量裁权过大。这是家事审判多年来一直难解的顽疾。

在张莹看来,无论是当下的法律环境,还是整个社会文化,都非常明确的倾向于让人们不要离婚。在这种背景下,“离婚冷静期”的设置,让离婚难的趋势进一步加剧。多位律师预测,由于协议离婚的难度增加,未来一段时间,诉讼离婚很可能迎来激增。

在她看来,离婚率居高不下是一个社会结构性问题,不是单纯靠限制离婚就能改善的。“打一个比方,下水道需要疏通,可以通过其他渠道让它分流一下,但是你不这么做,非要把它堵着,看起来短期内离婚率降低了,但是它一直积在那个地方,就会发臭,水管也可能有爆裂的那一天,会产生更多的社会问题,到时候怎么解决?”易秩说。



家暴离婚难,究竟该怎么办?




“离婚冷静期”的是否让家庭暴力受害者遭遇进一步的离婚困境?

针对这个问题,12月4日,民政部社会事务司二级巡视员杨宗涛在民政部新闻通气会上回应,《民法典》关于离婚冷静期制度的规定只适用于协议离婚。对于有家暴情形的,当事人可向法院提起诉讼。《民法典》第1079条里有明确的规定,有家暴情形的法院可以判决离婚,而起诉离婚不适用离婚冷静期制度。杨宗涛认为,冷静期的规定不存在不利于保护遭受家暴当事人的问题。

但张莹指出,这种说法仅限于纸面上,脱离基层司法实践。在她办理的涉家暴离婚案件中,大多数最后都选择协议离婚。基本都是一边起诉,一边私下谈判,由于诉讼周期漫长,在这个过程中男方会逐渐感受到压力,有时出于面子等考虑,比如判决书上网会让他的家暴行为公之于众,最终会选择协议离婚。而从家暴受害人的角度来说,起诉也只是一种策略,因为法院对家暴的认定很难,很多时候,即使律师出示了足够的证据,法院也不认定。

在张莹提供的一个陕西榆林案例中,榆林一丈夫对妻子拳打脚踢,妻子跪地请求无果,最后从二楼跳下,全身多处摔坏,后丈夫将开水浇至妻子脸、手等部位,妻子报警。结果,法院以“丈夫有家庭暴力倾向,本院已对其批评教育,其愿意悔改,为了小孩的健康成长和家庭的完整”为由判决不准离婚。

在这个案件中,当事人提供了受伤的八张照片及用药处方,还有当时的出警记录,但法院仍然没有认定为家暴。“在这类案件中,即使有证据,只要被告说是双方互相拉扯,法院一般都不认定家暴成立,”她说。

张莹指出,在现实审判中,对家暴行为的认定缺乏一个统一的可执行的明确标准,比如每天打一个耳光算不算家暴,怎样才算精神上的折磨,冷暴力算不算家暴,怎么去证明。很多家暴当事人都无力去取证,她们被拘禁、手机被没收,也无法报警。

因此,和离婚判决一样,在家暴认定上,基层法院也拥有很大的自由量裁权。各地法院由于观念、判决习惯、当地民风民情等差异,适用家暴认定的标准就会千差万别,有些地方对轻伤或重伤都就认定为家暴,有些则只需要出示照片或录音。男法官和女法官也有很大区别,很多家暴,女法官认定了,男法官就不一定。“陕西的一个基层男法官对我说,家暴就是男女互殴,只是一个没有打过另一个,”她说。

张莹去陕北调研时还发现,很多地方由于极度贫穷,所以娶媳妇的彩礼也高,一旦法院判离,该男子将没钱再娶一位媳妇,而缺乏家庭会让他的犯罪率变高,出于这种担忧,当地的基层法院一般都不会判离。

家暴认定难,离婚更难。张莹统计了2017年—2019年陕西省公开披露的897件涉及家暴的案件判决。她发现,其中被判决离婚的仅186件。而且,家暴判离的比例逐年降低,在2017年的432个案件里,有123个案件判决准予离婚,判离率为28.47%;在2018年,判离率降到了16.61%;2019年进一步降至7.5%。

如果从全国的数据看,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大数据显示,在2016--2017两年间,全国离婚纠纷一审审结案件中,14.86%的案件起诉原因是家庭暴力,位列离婚原因的第二,在家暴案中,又有有91.43%的案件是男性对女性实施家暴,家暴方式主要以殴打、打骂和辱骂为主。

张莹表示,在家暴案中,男女方可以达成协议是非常难的,有时可能就是施暴方良心发现的一瞬间,在协议上签字。但是“离婚冷静期”的设置则增加了很多变数,家暴协议离婚的难度加大。“对家暴当事人来说,他们没有办法控制施暴者的反复情绪,协议离婚不通后,接下来等待她们的就是无休止的诉讼,”她说。

因此,在张莹看来,“离婚冷静期”对家暴当事人的伤害是非常大的。


离婚冷静期,让结婚也更冷静



实际上,“离婚冷静期”在国外并不罕见,美国、韩国、法国及俄罗斯等国也都有这样的规定。例如,美国大多数州都在离婚登记制度中设置“离婚等待期”,各州往往是以婚姻中是否有未成年子女为标准来确定不同的离婚等待期。纽约州的《纽约家庭关系法》规定:离婚必须经过约一年的警告与预防期,如果家庭中存在未成年子女则要延长一年。在韩国,申请离婚的双方有未成年子女的,必须经过三个月的“离婚熟虑期”,没有未成年子女的仅需一个月。

由此可见,国外在“离婚冷静期”的规定中,会设置更细化的条款,也会对家暴等情况进行特殊对待。以韩国为例,如果女性在遭受到家庭暴力、无法忍受的苦痛或其他紧急情况时,法院可以决定缩短或免除“离婚熟虑期”。美国纽约州也规定,当一方在受到家庭暴力、囚禁或者精神病威胁的情况下,可立即提出离婚申请。

而且,国外对“离婚冷静期”内相关的配套制度也很健全。韩国夫妻递交离婚申请后,必须要参加法院召开的离婚指导会,由家庭法院调查官讲解离婚的影响、说明协议离婚的程序、劝告接受离婚咨询、对有未成年子女的父母进行离婚教育等。法院还聘任了大学教授、临床心理学家、健康家庭支援中心职员等咨询服务专家,为冷静期间的夫妻双方提供咨询。美国的佐治亚州离婚法律规定,凡是家庭存在未成年子女,或者妻子正处于妊娠期间,如果提出离婚,则必须接受涉及离婚对子女的不利影响的离婚教育课程,时间不得少于三个学时,之后还要获得相关的书面证明,以证明该夫妇确实通过了该课程培训。这些制度都可以更好地促进离婚双方的“冷静”。


一些专家建议,可以参考外国做法,对冷静期作出豁免情形的设定,比如允许在家暴、虐待、遗弃、转移财产等特定情况下缩短或不适用离婚冷静期。但杜芹指出,在针对离婚的法律制度上,韩国和中国有根本差别。韩国所有的离婚都需要通过法院办理,而法院有实质审查权,因此可以针对具体情况决定是否要缩短或终止冷静期。但中国隶属于民政系统的婚姻登记机关只有形式上的审查权,主要是在在程序上进行把控,没有实质审查权,因此无法介入更多的细节,比如要去判断有没有家暴要去调查,但民政部门是没有调查权的。

孙宪忠也指出,婚姻登记机关不是司法机关,没有职权对家暴这类问题进行清查,如果涉及家暴,要去法院起诉离婚。因此,没有必要对“冷静期”设置一些特殊情形。

杜芹认为,“离婚冷静期“也会让结婚变得更冷静,由于结婚的风险系数略微增加,人们会开始重新思考婚姻这件事情。她建议,为避免婚姻争议和风险,摒弃“法定夫妻共同财产制”,而采用通过签订婚前协议确定“夫妻约定财产制”,即对婚后收入和财产归属进行提前约定。“未来这种情况可能会更多,”她这样说道。

张莹则表示,冷静期的设定,是否能实现降低离婚率这个目标,综合来看很难说。因为协议离婚的比例降低了,但诉讼离婚会增加。而且,冷静期对离婚率产生影响的同时,还会对结婚率产生影响,离婚率的下降可能远不如结婚率下降得快。

在杜芹眼中,在“冷静期”时代,坚持结婚的人会继续结婚,原本可结可不结的人会选择暂时观望,原本就不想结的人更加坚定了不结的想法。




《新周刊》记者/霍思伊



国内首家一流的婚姻家庭咨询师交流服务咨询平台
恪守:中立 专业 公益
离不了婚是种怎样的体验?我们跟三位困在婚姻里的年轻人聊了聊
  
编者荐语:
离婚冷静期的大讨论,让婚姻成了一个略带悲壮的词。浪漫、轰轰烈烈开始的婚姻,却常常在结束时一地鸡毛。对爱情的渴望是真的,害怕也是真的。
今天的文章,我们来看「婚姻结束时,年轻人都要面对什么?」。
以下文章来源于DT人类研究所 ,作者所长。

结束一段婚姻要经历什么?
2021年,30天离婚冷静期实施后,这个问题恐怕会面对一些变数。尽管在英、加、韩等国,类似的制度设计已经被证实能够避免部分冲动离婚的情况,但这也可能会加剧婚姻中弱势方的痛苦。而且随意离婚的毕竟是少数,但年轻人恐婚的情绪可能会因此更加严重。

事实上,自2003年《婚姻登记条例》取消此前一个月的审批期后,登记者可以当场拿到离婚证,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离婚手续最简便的国家之一。但即便如此,对有些人来说,这已经是一种耗时费力的体验。

我们和三个有漫长离婚经历的年轻人聊了聊,这个过程是怎么样的?时间会改变一些事情吗?婚姻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离不成婚的感觉,就像是推着一块石头往山上走,但那块石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掉下来。

我们这个区的民政局每天只放八个离婚号,要提前三周才能预约到。今年七月我决定离婚后,本来预约到八月,结果快到时间的时候,对方一个电话说自己大概要出差到冬天,就把预约白白作废了,所以就一直拖到现在。

他在极力拖延这个过程,总在快要决定离婚的时候提很多条件,比如要求在离婚证拿到之前,提前把属于他的房款给他。期间我们吵过架也动过手,几乎就是一直在扯皮,他还来求我说不要离开。

感觉好痛苦。这个过程中两人都变得不体面 ,不再是曾经的样子了。我卵巢长了囊肿,和他说话我都觉得难受。如果拖到明年,冷静三十天后他还不和我一起去领证,后面还会无休止地难受。

我还抱着期待,希望能体面分开。但实在不行我就要诉讼了。但律师告诉我,如果一审法院没有判定离婚,会有六个月的禁诉期,整个流程可能要走一年半。

我们认识九年,五年前在一起。本科入学第一天,我就认识他了。但当时看见他的第一眼,我就很难过,我觉得这个男生太好看了,真在一起的话,他以后可能会伤害我哈哈。所以直到大四快毕业,我才跑过去和他聊天,当时在夜晚的操场上,我觉得他的眼睛太明亮了,就沦陷在他的眼神里了。不久后他表白,在研究生的三年里我们在不同的城市,但一直在一起。

要结婚时他什么都没有准备,就在公园里,我说如果你要求婚得跪下呀,他就单膝跪下了。什么也没有,也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话,后来好像是被双方父母推着往前走。

离婚这个念头,其实刚结婚就有了。我发现我虽然是嫁给他,但是其实是嫁入他们家。他和他母亲没有彻底断奶,而他对我的依赖也是母亲似的依赖。

我感觉我在和一个孩子生活,而他母亲无时不刻地想要和他分享生活,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个第三者。

其实打败婚姻的还有一些很小的细节,比如说婚后一年开车回婆家的时候,我才刚拿到驾照,而他拿了六年,我就求他分着开一段,但他直接拒绝了我,后来才知道是他妈妈的意思。我就觉得他很不男子汉,潜意识里不是很想和这样的男人生孩子。

今年疫情的时候,我们决定带饭上班,买菜、配菜、做饭的任务都在我身上,大概坚持了三个月之后,我就非常疲累,但他认为这很简单。两个人都有很多怨言,无形中对婚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发现这个问题后,我找过咨询师,还看了很多书,《爱的教育》,武志红的《巨婴国》,还有《母爱的羁绊》。遗憾的是我还买过一本《沟通的艺术》,讲男女差异的,但到现在都没有读完。

导致婚姻真正崩溃的另一个导火索是,我不想生孩子,是因为我想等他变成熟,而他认为我是对他有了二心。

我承认,我们的沟通方式有问题,两个人的心没有真正在一个频率上过。

比如在婚后一年半,我查出了“卵巢巧克力囊肿”(子宫内膜异位瘤),非常大,癌症的指标数值也非常不好看。术后一个月,我闲聊说将来如果有第二个孩子希望能和我姓,他当时暴跳如雷,最后说要离婚,我也同意了。在此之前,我们也因为他父母来照顾我的事吵了很多次,那晚我们就分开睡了。但我父母知道后一直在恳求他,第二天,他又抱着我哄,那次我放弃了离婚的念头。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想离了,可能他以前一直在用离婚来驯化我,让我听话,等我真的要离他又怕了。

分居后他再也没有找过我,在此期间知道我父亲受伤后,也没有表示过一点点关心,这让我们全家人都感觉非常心寒。本来还有对他的祝福和感情,可是被拖延着只会感到对方很恶心、心眼太小,只让我更坚定要离开这段关系。离婚冷静期也让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我已经冷静快半年了也没有后悔,而且毕竟大部分人在决定离婚时,已经深思熟虑,做好准备了。

但我不后悔和他结婚,因为我真的挺爱他的,只不过我对婚姻的理解是从开始是错误的。

我现在发现婚姻只是社会层面的一种容器。一些影视或者文学作品,把婚姻描述得太重要了,导致很多年纪小的女孩对婚姻的憧憬有点过分了。一起生活后,我才发现两个人要为彼此承担很多责任,而且对方可能认为那是理所应当的。

小时候,我在《读者》杂志上读到:“大难来临的时候,我希望我能握住你的手”,从青春期到青年时期,我一直在期待这样的恋爱。所以18岁到28岁的这10年,我过得非常狭隘闭塞,错失了很多发展的好机会,现在婚姻解体之后,我没有再逃避的可能性了。

我和他已经几乎断了联系,我现在一顿饭也不做了,自己有了很多时间去发展爱好。接下来我想好好地过自己一个人的生活。

我叫安和,28岁,和妻子目前分居,已经预约离婚过5次。

现在离婚是真的难,离婚冷静期这事儿出来之前,上海离婚早就得排队排上一个月,你今天大吵一架要离婚,都得等到下个月才能拿上号去办。一个月变数太多了,我手机上已经收到5回民政局发的离婚通知短信。其中有两回,日子到了,但我俩都忘了这事儿。

其实我们已经去过两回民政局了,第一回俩人一起走着去的,半小时的路,在路上都哭了两回,又在民政局拉扯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因为没预约,民政局不给办。

听见工作人员拒绝的答复时,感觉两人都松了口气,哭哭啼啼完,我俩一起去吃了冰淇淋。

第二回原本说好了去离,结果临了,妻子在民政局门口打了十几个电话,把能说上话的人都打了一遍,总之有一票人陆续打电话进来劝和,愣是没离成,两边的家人都不愿意我们分开,也特别疼爱我们。回去的路上吃了火锅,借着腾腾的热气,边吃边哭。

我们在一起4年,结婚将近2年,我始终认为,即便到了要离婚的地步,我们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仍然互相深爱对方。

离婚是我提的,兜兜转转验证了快4年,还是觉得“不合适”。而且问题可能从我们一开始恋爱就在:我们对婚姻的期待非常不一样。

她在感情上非常保守、专一,对婚姻有很高的期待,想住在大城市有大房子,穿美丽婚纱举办隆重婚礼,一起相守到白头。而我又非常散漫自由,觉得结婚就是走个形式,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我对婚姻非常不信任,但是我爱我的妻子,曾经试探性跟她讨论过开放式关系,她非常排斥。

我就是大家口中的渣男。我在婚姻里和其他三个女孩交往过,不是那种随便玩玩,而是正儿八经恋爱约会。我对遵守道德没兴趣,也无所谓被扣什么样的标签和帽子,只要有人能从对制度的无条件信奉里冷静下来,很容易就能发现,爱根本就不是一种感情,而是一种能力,人的确是可以爱着许多人的,只是大家都揣着道德装糊涂。

婚姻制度本身没啥,政府想的一套方便管理和资源分配的游戏规则。但是婚姻和爱捆绑在一块,问题就大了。爱情这种东西,就是用影视剧和小说造出来的罗曼蒂克幻想,本身就已经够误导人了,现在还和婚姻捆绑营销。

婚姻如今已经被弄得就是一项集心理学、谈判学、项目管理、财务管理、家政学、侦查与反侦查学、摄影、烹饪、演讲于一身的高级学科,绝大多数人根本没有爱人的能力,非得用爱的名义把两人和两家人绑在一块互相消磨。绝大多数人根本不是爱对方,只是照着传统规定的爱情模样,去给对方买礼物给对方送花定期跟对方做爱。要命的还不只是你们两个人或者两家人的事,有了婚姻,那帮外人,随便什么一个外人,都可以对你们指指点点,渣男啦、小三啦、隔壁老王啦、生存欲测试不及格啦、你怎么这么不懂疼老婆啦。

我不觉得自己在做一件错误的事情,但我知道“这件事的确会伤害到妻子”。一度我觉得,只要他们不知道其他人的存在,就能相安无事让感情继续下去。

但是欺骗和隐瞒的确会腐蚀人心,和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总会心怀对另一个人的愧疚。

离婚的原因在于我们都觉得“不合适”,一直离不了婚的原因在于我们都觉得仍然互相爱着对方,不舍得。当然也试图说服自己,改造成对方想要的样子,但是做不到。

分居以后我们还经常一块约会,看电影,散步,逛街,吃饭,喝咖啡,吃冰激凌,住的也不远,婚内又重新恋爱了。我发现,人跟不同的人在一起,就会变成不同的自己。和妻子在一起的时候,最放松,最像小孩。和J在一起的时候,最能过得形而上,最能脱离生活。和M在一起的时候,最忐忑,最想把自己献出去。

我不在乎市面上那些道德卫兵,但我非常明白,妻子需要一个坦诚专一、知情同意、把100%的爱都放在她身上的伴侣。我们都发现,我是个非常自私、自我、不愿意受约束、怕担责任的人,她是个保守、敏感、害怕改变、想要稳定生活的人。

我们都需要被照顾。

离婚是我先提出来的,我是坏人,不能耽误人家。这回想必是会离了的,我这样的人,以后就不结婚了,不适合婚姻,不糟践别人了。

我离婚有三次。

每次都是他提的,最后一次也是这样。同样是因为一些琐事,就是为了挑起矛盾吧,我觉得他太闲了,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下去,必须得把这个事解决掉,不惜一切代价。

所以他说完,我就说“同意,咱们什么时候去办?”过几天他没下文了,我追着问他,他改口:“不离,想离的话,你起诉我去吧!”

我当时回:“好,我起诉。”说完转身走了。

当时想估计不能痛快地离婚,我找了律师,一下交了两次开庭的钱,十几万。诉讼离婚很漫长,一次失败就得再等六个月,我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结果最后他没应诉,说协议离婚,让我撤诉。我说协议离完了,就撤诉。最后,协议离了。实际上这次从立案起诉到走完协议流程,只花了六天,真正花时间的是立案前的准备和下决心离婚。

如释重负!

哈哈哈终于盼来了!为了这一天等太久了,终于离婚了,为了这件事,我浪费了太多的青春,也影响了孩子。

有人说,那个准备起诉的钱不是白花了吗?不白花,他看见了我的决心,势在必得,就怂了。

我是独生女,父母高知,对我管教比较严,和他是家人介绍认识的。当时见面觉得人还行,他也是独子,看着比较稳重,他也是我第一个男朋友,交往不到5个月就结婚了。当时他规划得很好,尽快装修房子,登记,出去旅行,不办婚礼,不拍婚纱照,没有婚戒,后来还是婆婆给了一个。

在结婚旅行的时候,发现了他性格有问题,冲动易怒,控制不了自己,回来后几个月基本上就是分居状态了,成了那种客客气气的朋友关系。

平时我做饭,那时候上夜班,下班后给他准备好第二天的饭,再去睡觉,自己的工资卡一直交给他保管,一直到去年年底,才拿回来。如果有什么意见不一致的事情,最后我都会听他的,我总觉得,性格问题,对他好,忍让,就会感动他,又觉得自己的第一个男朋友,应该珍惜,没有离开的勇气。现在想来都太蠢了。

后来他不工作了,有了孩子家里就我一人挣钱,养我们仨。曾经让他出去找找活儿,他不肯,让他去办张健身卡去锻炼,不去,培养点积极的爱好,也不愿意。他妈妈倒是还好,经常给我们钱,但是我自己节约着也够用,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挣多少花多少。

平时他需要做的就是早上送孩子上学,顺路捎上我,然后他回家。下午孩子放学他去接回家,晚上我下班自己回家。平时他或者我负责准备一顿晚饭,我基本上负责周六周日的所有饭,我跟孩子每周还要去孩子奶奶家住一天(因为车限号,去住的这一天是晚上过去吃饭,第二天晚上吃完饭回自己家),所以他每周做饭次数很少。

超市采购东西,有时候一起去,有时候他单独去。家里添置大件东西也就是告诉我一下。从孩子生下来就我自己跟孩子住一个屋,夜里也是我自己弄孩子。基本上实际意义的分居已经好多年了。

也有朋友说,不会是同婚吧?这词我才知道没多久,也怀疑过,倒不认为他是。

本来就这么过吧,促使我最后下决心离婚的是他对孩子的态度,不能容忍任何差错和问题,骂她,用难听的话侮辱她。后来孩子上补习班我晚上接回来,孩子经常磨蹭不想回家,说也许有一天就再也不回来了。

很头疼,本来因为有了孩子,一直忍让,现在想想反而是害了孩子。

所以,第三次他因为琐事大闹之后,我终于下定决心就算打官司也要把这个婚离掉,好在顺利结束。仔细想想从在一起到结婚就几个月,感觉匪夷所思,家人也没有觉得不对劲,也没有对这个人和家庭做出全面了解,太草率了。

至于冷静期这个设置个人感觉完全没有必要,每个逃离的人都是迫不得已,实在没有撑下去的必要了。改变离婚决定的不是时间,而是经过这些时间后逐渐成熟的心态和阅历。

事情办完了的那天,走在路上,简直不能更开心了!晚上跟爸爸和闺女一起出去吃饭庆祝了一下。那个月,体重飙升差不多10斤。

对了,离婚那天,是5月21号。当天发现结婚登记的人特别多,才知道那是个好日子。可他们一个个脸上的表情看着还没有我高兴呢。

实际上从世界范围看,结婚冷静期不是中国独有,被戏称为“离婚共和国”的韩国在2008年就施行了“离婚熟虑期”。协议离婚的夫妻双方如有子女,熟虑时间为三个月,无子女,熟虑时间是一个月。

有效吗?从当时韩媒的报道来看,首尔家庭法院实行“熟虑制”和“义务调解制”后,离婚申请撤回比例上升至23%;水原地方法院从2006年5月起试行1至3周“离婚熟虑制”,协议离婚取消率从6%也上升到23%。同时当时质疑声也很多,主要在于 “公权过分干预,是否真正降低离婚率”和“加重对离异者歧视”这两点。

欧洲国家相比而言,对于协议离婚反而更谨慎。德国和意大利协议离婚至少要分居一年,英国的离婚冷静期为9个月和15个月(如有未满16周岁的子女)。

同时,所长也注意到,一些国家冷静期的设立不仅仅是为了挽救降至冰点的离婚率,更重要的原因是对弱势一方群体的利益保护。不断完善的婚姻人身效力和财产方面的具体规定往往前置于冷静期的设立,配套的关于离婚女性和子女的保护措施和法案也更加完备。

韩国2005年新修订的民法修正案于2008年正式实施,赋予了女性各项法律权益,让稍后实行的婚姻熟虑期阻力减小;美国离婚冷静期各州具有差异化,有的长达半年。2007年制定的《佐治亚州离婚改革法》规定,凡是家庭存在未成年子女,或者妻子正处于妊娠期间,如果提出离婚,则必须接受涉及离婚对子女的不利影响的离婚教育课程,时间不得少于三个学时,之后还要获得相关的书面证明,以证明该夫妇确实通过了该课程培训。

在现实中,真正面对离婚的人们往往不再只是单纯情感的考量,还有孩子、财产的角力……这些都将成为情感的放大器。不管是劝分还是劝和,离婚时是冷静三思还是干脆果决,比起“多给一点冷静时间就能多挽救一对苦命鸳鸯”这种虚头巴脑的动机,或许更重要的是,制度如何保护弱势的一方,又如何让每一段爱情,有一个体面的结束。

作   者 | 张   峰、钟宛彤
国内首家一流的婚姻家庭咨询师交流服务咨询平台
恪守:中立 专业 公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