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积极心理学前沿文献导读 | The Journal of Positive Psychology

积极心理学领域正处于快速发展中,本导读旨在将最新发表于核心积极心理学期刊上的文献进行简要介绍,以向读者更新积极心理学领域最前沿的学术方向,并给感兴趣的专业研究者们提供参考文献索引。

本次导读文献来源于《积极心理学杂志》,它是一本经过同行评审的双月学术期刊,涵盖了积极心理学的各个板块,包括幸福感(如生活满意度)、积极特质类(如乐观),社会组织类(如韧性对工作生活的影响)以及增强积极心理品格特质的方法等。它成立于2006年,由Routledge出版, 主编是Robert A. Emmons。

通过让参与者在两周的时间内,每天记录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的至少四个事件(两件积极事件和两件消极事件),同时,每天对这些事件进行评价,包括以下三个方面:1、他们认为该事件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他们的自我评价;2、该事件如何影响他们的总体感觉;3、该事件对他们的未来有多重要。

研究表明:与消极事件相比,积极事件的发生会对自我评价和总体感觉有正向影响,并且积极事件的发生让人们对未来的美好期待更大。在发生更多好事的日子里,这种影响更大。


作者认为可能与积极情绪的拓展与建构理论有关,也可能和品味有关,好事发生的时候,人们更容易去享受和品味。


Nezlek, J. (2020). When the good may be stronger than the bad: Perceived influence of daily events on well-being. The Journal of Positive Psychology,
doi:http://dx.doi.org/10.1080/17439760.2020.1832248


与前几代人相比,青少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健康挑战,许多学校还没有准备好应对这些挑战。社会情感学习(SEL)计划可以为学校提供帮助,更好地支持青少年的情绪和社交技能发展。

以往的感激培养方法面临很多挑战:比如学生们会低估感激给他人带来的积极体验,同时也会高估表达感激自己会经历的尴尬感,因此不愿意表达感激;感激的活动应该新颖多样,吸引学生们的自主参与;应该创造一个包含感激,自然表达的校园环境。

本研究在这里提出了一种在学校中进行感激干预(GI)的现代方法,该方法系统结合了自上而下的心理课程和自下而上的社交媒体应用程序APP-Give Thx,该程序支持自主的人与人之间感恩实践。与对照组的学生相比,实验组学生在6周后在感恩特质,心理健康和个人幸福感方面得到了改善。

学生对APP的使用,还促进了出更多的感激行为和投入感。最后,研究者从总体上考察了人际感激的重要性,发现实验组学生在6周干预之后,相比对照组学生的SEL能力有所提高。


Bono, G., Mangan, S., Fauteux, M., & Sender, J. (2020). A new approach to gratitude interventions in high schools that supports student wellbeing. The Journal of Positive Psychology,
doi:http://dx.doi.org/10.1080/17439760.2020.1789712


这是一项对积极心理干预(Positive Psychology Intervention)进行元分析的研究。积极心理学干预(PPI)被定义为通过与积极心理学理论框架一致干预途径,来达到提升幸福感目标的干预。数据来自347个研究,涉及来自41个国家的儿童和成人(包含临床人群和非临床人群)共72,000多名参与者。

本研究纳入评估的积极心理学干预(PPI)一般平均有10个环节,总时长在六周左右,包含多种干预形式和干预环境。

研究发现在后测时,PPI对幸福感(g = 0.39),优势(g = 0.46),生活质量(g = 0.48),抑郁(g = -0.39),焦虑(g = -0.62)以及压力(g = −0.58)都有显著的小到中度影响,并且在三个月的跟踪测中也保持了效果。

部分非西方国家的精神疾病人群,如果参加了包含多个PPI的个人或团体治疗长期计划,那么改善的效果最大。这项元分析表明,积极心理学干预(PPI)有广泛的证据来支持其有效性。


Carr, A., Cullen, K., Keeney, C., Canning, C., Mooney, O., Chinseallaigh, E., & O'Dowd, A. (2020). Effectiveness of positive psychology intervention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The Journal of Positive Psychology,
doi:http://dx.doi.org/10.1080/17439760.2020.1818807


最近在《积极心理学杂志》(The Journal of Positive Psychology)上Goodman et al. (2018) 和Seligman (2018)就有关PERMA的性质和用途产生了辩论,使人们对PERMA的理解以及其是否能预测幸福产生了困惑,本研究旨在澄清这些文章中争论的一些焦点。

本研究使用MTMM的研究设计,研究对象是220对互相熟知的同事(N = 440),研究发现PERMA的5个维度(积极情绪,投入,关系,意义和成就)和4个其他的潜在的影响幸福感的因素(身体健康,思维方式,环境和经济安全)可以显著预测主观幸福感(SWB),这样的研究结果跨越了自我报告和单一方法的偏见。

这是首个不单单使用“自我报告”(self-report)的形式来测量PERMA对幸福的贡献的实证研究之一,研究结果表明:在某些人群中,PERMA和另外的4个维度可以成为幸福感的有力预测指标。


Donaldson, S. I., Heshmati, S., Lee, J. Y., & Donaldson, S. I. (2020). Examining building blocks of well-being beyond perma and self-report bias. The Journal of Positive Psychology,
doi:http://dx.doi.org/10.1080/17439760.2020.1818813


为了识别影响幸福感在日常生活中波动的原因,本研究调查了状态水平的自主性与幸福感的三个方面(情绪、投入、意义)的相关程度。本研究使用经验抽样方法在瞬时水平上测量:情绪,投入和意义。使用分层回归分析,在控制了生活满意度、人口统计学差异的影响下,将这些影响与活动类型(工作,学习,娱乐,休息)进行对比。

研究发现:除所有其他预测因素外,自主性是影响瞬时情绪和投入的唯一重要预测因素,同时,它也是瞬时意义的最强预测因素。自主性在预测情绪方面呈正向线性关系,而在幸福感的其余两个方面(投入和意义)则呈现二次关系,随着自主性从无自主,低自主,到中等自主性的增长,投入和意义也适度增长;但当自主性增长到高度自主时,投入和意义却呈现高原反应。

结果表明,在不考虑人们所做事情的类型情况下,幸福的关键可能是去获得更高的自主性,而不是去排除外部动机。


Kukita, A., Nakamura, J., & Csikszentmihalyi, M. (2020). How experiencing autonomy contributes to a good life. The Journal of Positive Psychology,
doi:http://dx.doi.org/10.1080/17439760.2020.1818816


本研究是关于特质性乐观与端粒长度之间的元分析,共包括12个样本,共有13,439名参与者。加权多元分析的结果是较小效应量(r = .06,p = .02),表明在整个样本中,更高的乐观程度与更长的端粒相关。多元调节因素分析表明,处于压力情况下的参与者样本在乐观与端粒长度之间具有更强的相关性(Q(1)= 7.47,p = .006) 。

结果表明需要未来更多的研究来确定乐观,压力和端粒长度之间的关系。


Schutte, N., & Malouff, J. M. (2020).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optimism and telomere length: A meta-analysis. The Journal of Positive Psychology,
doi:http://dx.doi.org/10.1080/17439760.2020.1832249


数据库来源:ProQuest

国内首家一流的婚姻家庭咨询师交流服务咨询平台
恪守:中立 专业 公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