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婚姻的烦恼 》:如何与婆婆相处

时间过得真快,我突然发现爸妈老了。
以前他们都很忙,对我和姐姐谈不上多照顾,但很严格,
上学、恋爱、结婚这些人生大事他们都没干涉过,
我们也没怎么让父母操心。
两年前他们退休了,生活就开始发生很多变化,
我妈研究菜谱,每天都打电话问我们回不回家吃饭,
我爸把我们都当成了他的病人,随时监护,
稍有不舒服,就把他做大夫的职业性发挥到极致。
意识到他们老了,让我很伤感,同时也决心要更孝顺。
今年春节,爸妈希望我陪他们去海南旅游,
他们需要我的保护和照顾,我当然责无旁贷,
但从出发到回来,爸爸和我经常为认路这样的小事起纷争,
对我的安排他基本上反对,我妈则和他保持一致。
这一切弄得我很沮丧。
我和他的爸妈相处倒一直融洽,
他们家亲情很浓重,爸妈对我们非常好,
催着我们早点生个孩子给他们当玩具,
说孩子三岁上幼儿园之前,他们全包了。
但他总觉得我在他们家显得太客气,
他这么说我让我很生气也很委屈,
我只是不太习惯让婆婆为我做那么多事情而已。
她一去我家就要帮我收拾,
常常提出要给我织毛衣,
我感冒了就过来熬中药给我喝……
这让我总是很感动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绝。
我能告诉她这屋子乱点但我自在,
毛衣我每年都会买好多,根本不需要手织,
中药难喝极了,而我没病儿呀!
我和她的感觉一样,
也是猛然间发现父母老了。
主要的转变是我和我爸的关系,
他以老爸自居,教训了我30年,
突然有一天,他开始征求我的意见,
然后我就感到我在家里说话的分量越来越重了。
作为父母唯一的儿子,我感到了强烈的责任。
说真的,
我们俩打算生孩子有大半的原因是为父母着想,
因为我们生了孩子他们才会放心。
她们家的情况和我们家有点不同。
岳父岳母退休之前的工作都很忙,
她的独立性很强,
从小就有自己的主意,也不习惯依靠别人,
虽然对父母很孝顺,但态度有时候有点生硬。
那次去海南和岳父吵架,
我就觉得是她太过于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父母了。
她对我的父母很好,但太客气。
有一次她生病,我爸妈来我这里看她,
走的时候天黑了,她就执意要我送他们回去,
都在一个城市,交通很方便,而我送父母回家,她就没人管了。
为了这事,她很不高兴,
她说这么晚了不送父母回去,万一有什么事怎么办?
父母有自己的空间,有自己的思想,
虽然过了60,但他们并不认为自己老,
所以我们只要顺着他们,不就让他们高兴了吗?

子木先生:
每个人到了生命的中途,感觉到父辈们在慢慢地衰老,子女们茁壮地成长,都会有东东西西这样的感叹。曾有人无私地为我们撑起那一片天、一片绿阴和沃土,为我们遮风挡雨。当我们可以撑起一片天的时候,在我们的荫庇下,除了洋溢着孩子的欢笑,还应有老人的快乐。人到老年的父辈或人到中年的我们,如何来适应一种社会与家庭的角色转换?
东方的社会并不是一个鼓励高度分化的社会,潜意识里对亲情联结的需求非常强。西方心理学认为家庭冲突大多是权力冲突,东方心理学家却认为是亲情的冲突。西西的家庭看起来亲密等级不如东东,其实它的内在依赖性却很大。这样的家庭需要通过一些不一致来保持情感的均衡,不然,彼此就会形成一种“黏结”。在潜意识里,他们觉得“黏结”是不好的,会妨碍个性发展。所以西西的父母忙于社会工作,给她们姐妹很大的信任与自由。
这种家庭的内在亲密模式是保持差异性和距离。她与父母发生不愉快的争吵、生气,是一种家庭内部的需要,带有攻击性的交流才可以突破彼此间矜持的距离。生气的内在信息是“我爱你,我在意你,我对你有期待和要求”。西西对东东父母的客气,看来是一种心理防御和不安全感使然,其实,更深层地说应该是亲密距离的问题,她需要与人保持适当的亲密距离和个性空间,这是她的权力。与人的距离感是一种内心需求,有的人需要和相爱的人紧密一些,有的人却需要松一些,不想纠结得那么紧。
西西如果想与东东的父母形成一种水乳交融的关系,就需要对自己的成长做深层的觉察。要领悟到任何亲密的内心模式都建构于我们小的时候与重要关系人(父母亲友)之间的亲密关系,当我们长大以后,没有意识到我们在亲密能力上已经完全的自由,我们可以重新来选择更多的亲密模式。无意识地寻找幼年的痕迹,重复曾经有过的内心体验,这是西西在新的家庭关系中的心理困境。

子木夫人:
子木先生,我不反对你把西西的不自在看作一种心理防御,但我觉得东东也有他自己的问题。西西按照内心的情感模式去接纳东东的父母,并没有什么不妥。相反,她无意识地需要保持一定的亲密距离来维持一种关系的平和,这是西西以本真的自我去面对新的关系与生活。东东为什么会觉得妻子太客气?起源于他可能把正常的差异性理解为问题。他内心不能认同西西的亲密模式,而西西三十年来却是在这种模式下生活与长大的。
其实,婆婆对媳妇好,想的是对儿子好,媳妇对婆婆客气,是一种小辈对长辈的尊重与距离,彼此两厢情愿。东东希望西西在自己的父母面前更加随意,动机不错,结果却凭空建构了一个问题,增加了妻子的压力,可谓欲速则不达。想想看,东东家庭的亲密模式和西西的家庭有明显的不同。在东东家里,亲情间的一致性和彼此认同是重要的,所以,父亲才可能“教训”他三十年,他才会说生孩子也是为了“让父母放心”。如果他也像西西对父母那样对自己的家人大喊大叫,一辈子可能都会得不到原谅,而西西的父母只是生生气也就算了,西西的家庭关系更具有弹性和宽容性。
从心理分化理论看,东东的家庭分化要比西西的低,个性就比较软,当然这更符合东方伦理色彩。但在这样的家庭里,内在的张力(紧张)不是低而是高。由于大家都需要亲密一致,对内部的冲突与分歧要么装着不知道、压抑、要么就是真的没意识、潜抑。任何亲密都是双刃剑,在爱的同时也会存在剥夺、强求与限制。西西的家庭里,并不害怕存在分歧与矛盾,接受独立与差异,限制当然也会少一些。有些不一致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有了张力大家都会自由释放,内部压力也要小一些。我喜欢孩子可以自由地和父母吵吵嚷嚷,是“争权夺利”的家庭,我就是在这种家庭长大的。 
子木夫妻的建议:如同与老人相处?
1. 60岁的老人面对一种存在意义的转型,他们更像16岁的青春期的孩子。16岁的孩子把对家庭的兴趣完全转向社会,而60岁的人是把社会兴趣大部分转向家庭。处在转型期的老人心理和情感都比较脆弱,有时需要孩子及时的认同,要让他们觉得自己很重要,至少在子女心目中,他们还撑着那一片湛蓝的天空。
2. 退休对每个家庭都是一个考验,有的人一生对社会需求多,对家庭需求少,退休后的适应就要困难一些。东东式的家庭亲密性与容纳性好,适应和转型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西西式的家庭中,退休时父母的价值失落,可能需要更多地从孩子那儿获得价值补偿。
3. 一个家庭里迎接新的家庭成员(儿子娶妻),对新式家庭来说那只是孩子自己的事,传统一些的家庭里,可能会要求新来者对原有家庭的行为模式有积极的认同,来寻求内部安全感。我们觉得不能要求新来者无限制地被纳入那种“家庭游戏”,保持一种差异与独立,往往会给旧的家庭关系带来活力。
4. 男人需要意识到如果让妻子高度地对自己的父母认同与融入,会冒着让妻子失去自我,失去她的个性与锐气的危险。东东要意识到他之所以爱上自由的西西,可能正是她的行为与自己习惯了的关系模式有很大的不同。差异是爱的起源,东东如果过分求同,会丧失双方情爱的动力。
5. 对公婆来说,意识到婆媳和翁媳间适当的节制和矜持是需要的,不能“侵入”太多。亲密实际上也是一种关系控制。婆婆关心西西的行为内在信息很可能是:“不愿接受与儿子的分离,想通过控制媳妇来强化母子关系。”而西西的不自在意味着:“我有我的生活,我是独立的人,我不属于谁。”
6. 婆媳关系是东方文化下家庭冲突的核心,儿子却是冲突是否形成的枢纽,最好的方法是两面结盟。对母亲说:“谢谢你照顾了我的太太!”对太太说:“谢谢你关心了我的母亲!”让双方都获益,两方面的关系就好处。
一语中的
这事儿说起来挺庸俗的,但就是让人不平衡。我跟几个好友聊过,发现她们也面临和我同样的问题。这就是,我的父母总是给予帮助,总担心女儿的日子过得不好,所以出钱又出力,还照顾孩子;而公婆那边,总是要对儿子提出很多要求,所以我丈夫慢慢形成了一个习惯,在对待两边老人的问题上,总是偏着他们家。同样是过生日,公婆得到的礼物肯定比我父母得到的礼物贵重,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
其实公婆提要求也是正常,关键是他的态度让我气愤,可为了这个吵架,好像总觉得有失风度。那我该怎么做?
如果你觉得不平衡,不妨商定好大致的价格,各自去给自己的父母买礼物,不要全让先生代劳。中立地讲,双方父母对礼物的期待可能不一样。也许你的父母更希望你们能多回家,相聚就是你们可以给予父母的最大礼物。
一般地说,女孩子对自己的父母总会多关心一些,当然这种关心不仅仅是物质上的。男人不那么细心,忽视父母的亲情会多一些,每逢节日给自己父母稍微贵重一点的物品也许是在寻求内心平衡。如果是这样,这种看起来有些偏心的行为就很重要,因为它是夫妻关系有效的调节器,使双方在面对自己父母的时候都能保持心情舒畅。你信中说父母总给你帮助,出钱出力,还帮带孩子,说明你们夫妻与你的父母关系更为亲近,先生也会更多地尽半子的孝心。父母对你们的照料并不总是付出,其实他们也在获取,获取他们所要的亲密。

我们的建议:礼物方面还是睁一眼闭一眼算了,夫妻间的宽容与理解比什么都重要。即便你先生天天往自家跑,礼物还要给得重,你也不必吵架,自己给自己父母再买些礼物平衡就好了。先生要是不服,跟他理论,说出你是如何在隐忍,这样你不会失风度,失风度的是对方。
国内首家一流的婚姻家庭咨询师交流服务咨询平台
恪守:中立 专业 公益
哪家缺什么就拿什么,不要在意多少
与所有人相处都有相似的模式
与婆婆相处时门学问!
返回列表